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字畫搜索
關健字(名稱,作者,簡介)
題 材
規 格
價格 -
  熱銷字畫
 
首頁 字畫資訊   
 
   字畫資訊

Google


關于書畫大師啟功先生的正職與副業

北京字畫網www.kegxaz.icu
  中國當代著名書畫家、教育家、古典文獻學家、書畫鑒定家、紅學家、詩人,國學大師等都是啟功先生的頭銜,但他淡泊名利。1994年底,經眾好友游說,他終于同意央視東方時空來寓所采訪。采訪組一上來就列舉眾多頭銜,先生一句話輕輕撥開眾多桂冠:“這叫此地無砂,紅土為貴”—— 這句話借用了《閑情偶寄·詞曲部·音律第三》 “地乏硃砂,赤土為佳”。
    誰說北方爺們不萌噠噠?啟功表示,不同意。有圖有真相,給各位看官上幾張硬照,啟功很喜歡玩具,還親自書寫簽條貼在玩具柜上 “只許看,不許拿”。啟功的幽默亦是出了名的,每當聽到有人尊稱他大師,便說:“我是大獅”,說完向人做獅吼狀。 
  和黃苗子郁風夫婦 啟功戴“蛤蟆帽”。啟功家中有一個柜子專門放玩具,這是啟功玩具收藏中的一個布蛤蟆的裝飾帽子   
  如今其“書名蓋過畫名”,啟功對“書法家”這個頭銜卻不以為然,他曾說自己的“字不如畫,畫不如文物鑒定”。早年接受采訪的時候就曾經聲明,他首先是一個教師,然后勉強算是一個畫家,書法只是他業余愛好。可見啟功為人之謙虛。因為書法是中國古代文人必備的基本功,過去的文人字寫得都很好,但對書畫總是嗤之以鼻,認為是雕蟲小技,并不以書畫家自居。值得一提的是,當年“京一所大學成立了一個書法系(是首師大),歐陽中石當時沒有足夠的自信辦這個,他想拉啟先生一起來辦。啟先生說:‘寫成什么樣就叫書法博士了,寫成什么樣就叫書法碩士了,沒有標準,無法判斷。’ ”啟功弟子趙仁珪回憶道。 
  對于副業“書法”,啟功是下過一番功夫的。2005年,啟功先生去世,整理遺物時,家人在床底下發現了兩個大箱子,里面裝滿了金石碑帖,部分藏品曾于去年11月北京嘉德藝術中心展出過。一頁頁翻開,幾乎都有啟功先生親筆書寫的記錄、考訂、研判、心得,密密麻麻,細致入微,這些碑帖都是他的日課;它們就像是他的“秘笈”——啟功先生對碑帖的研究和他的書法藝術的成就密不可分,細細琢磨這些珍藏,可以想見啟先生是如何臨、如何學、如何想。 
  《論書絕句百首》是他受到包世臣“論書絕句十二首”的啟發。其創作時間可以分為兩段,1935年先作二十首;后八十首為1961年至1974年所作。關于1982定稿本,有一則趣事——啟功自己送人的書法最后在外轉了一圈,回到手里,卻花了大價錢。 
  事情是這樣的,1979年,啟功應馬國權之邀在其主編的《大公報》“藝林”周刊上發表兩首講書法史的詩,再配上注解,就是后來的《論書絕句百首》。啟先生用硬筆寫在稿紙上,每次寄與馬氏三、四首,歷時一年而畢,直到1985年3月才由香港商務印書館匯集出版。1982年,他告別居住二十多年的小乘巷(啟功艱難歲月都在這度過),搬入師大小紅樓六棟,當年六月,因心臟病住進北大醫院,初愈后,書寫了此部定稿本給馬國權,錄詩百首,詩后無簡注,后有題跋。 
  1990年至1991年春之間,馬國權把自己手里的啟功論書絕句手跡轉售給臺灣藏家趙翔。1996年臺灣藏家又將此稿送交嘉德春拍。啟功以十七萬六千元購回,隨后即興賦《南鄉子》一首紀之:“小筆細涂鴉,百首歪詩哪足夸。老友攜歸籌旅費,搬家,短冊移居海一涯。轉瞬入京華,拍賣行中又見它。舊跡有情如識我,哎呀:紙價騰飛一倍加。”這首小詞交代了手稿從第一次賣出到第二次被賣價格的變化情況。 
  然而了解啟功的人都知道,他開始學書法的機緣,“大約在十七八歲(1930年左右)的時候,我的一個表舅讓我給他畫一張畫,并說要把它裱好掛在屋中,這讓我挺自豪,但他臨了囑咐道:‘你光畫就行了,不要題款,請你老師題’。這話背后的意思在明顯不過了,他看中了我的畫,但嫌我的字不好。這大大刺激了我學習書法的念頭,從此決心刻苦練字”啟功回憶道。 
  父親恒同是家中獨苗,又在啟功一周歲時過早去世,主要由母親和終身未嫁的姑姑撫養長大,歷經坎坷。啟功從小備受祖父毓隆的疼愛并親授書法,開始描摹字的結構,為其打下良好的書法基礎。后來啟功從刊刻精良的顏真卿《多寶塔》碑中逐漸領悟了用筆時的起始轉折,被祖父所稱贊,之后遇到了上文表舅要畫一事的刺激,努力鉆研書法。二十多歲時,他的草書有了一定的功底,馮公度先生以“這是認識草書的人寫的草書”來肯定了他的草書。幾年之后,啟功開始練習趙孟頫《膽巴碑》,其題畫的功力漸長,但發現字較為板滯,為此他從董其昌身上下功夫,得其飄逸,卻又發現自己的字缺乏骨力,接著又從友人處借得一部宋拓本《九成宮》,并將其向拓成摹本,然后臨習。啟功的學書過程是先從趙、董的清秀、飄逸轉入歐陽的端穩、嚴謹的。 
  “先摹趙董后歐陽,晚愛誠懸竟體芳。 
  偶作擘窠釘壁看,旁人多說似成王。” 
  ——《論書絕句百首》最后一首,啟功自述學書法的過程 
  之后,他又臨柳公權的《玄秘塔》碑,吸取其體勢上的勁媚,這樣一來,歐、柳、趙、董各家的融合與互補,就構成了啟功初期作品的基礎。后來啟功又學習智永的《真草千字文》和一些碑版拓本,逐漸形成了自己穩定的書法風格。因為“文革”期間,啟功被迫書寫過很多大字報,所以他曾在《口述》中戲謔地說自己的字很大程度上是靠抄大字報練出來的,戲稱為“大字報體”。由上可知啟功自學書法的途徑是大量臨摹古人的碑帖,在《論書絕句百首》的第97首中道出了緣由,“少少談漢魏怕徒勞,簡牘摩挲未幾遭。豈獨甘卑愛唐宋,半生師筆不師刀。”啟功先生一生學習書法,是以筆為師,不是以刀為師,即是說他重墨跡而不重碑。啟功先生認為,刀刻的痕跡和毛筆寫的書跡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反對學碑學死了,非得寫出魏碑那幾個棱角。另外,他一生癖嗜碑帖,自作詩《賀新郎·癖嗜》里面說:“歷代法書金石刻,哪怕單篇碎塊,我看著全可愛。” 隨著出土文物、古書畫的不斷發現和傳世,特別是故宮的對外開放,他有機會看到更多的真品墨跡,這對其書法亦有很大幫助。 
  既然書法是副業,那么繪畫對啟功來說意味著什么呢? 
  “我小時是立志作一個畫家的,因此從小我用功最勤的是繪畫事業。在受到祖父的啟蒙后、我從十幾歲開始,正式走上學畫的路程,先后正式拜賈羲民先生(學鑒定,每月三天去故宮看畫,為之講解)、吳鏡汀先生學畫,并得到溥心畬先生(學詩)、張大千先生、溥雪齋先生、齊白石(學書法)先生的指點與熏陶,可以說得到當時最出名畫家的真傳。到二十歲前后,我的畫在當時已小有名氣了,在家庭困難時,可以賣幾幅小作品賺點錢,貼補下。到輔仁期間,我又作過一段美術系助教,繪畫更成為我的專業雖然后來我轉到大學國文的教學工作,但一直沒放棄繪畫創作和繪畫研究。” 
  ——啟功 
  我們可以看到,啟功先生的繪畫起點高,有眾多名師助力,自身天分高又勤奮,為何畫畫最終會成為副業呢? 
  這要說到最令啟功終身感念服膺的恩師——輔仁大學校長陳垣,陳垣是他的恩師、更是終身提攜他的伯樂。想必大家都聽說過啟功三進輔仁大學的故事吧:啟功十八歲時于北京匯文中學高中肄業,只能依靠出售自己的畫作貼和教館補家用,收入甚微甚至不夠養家,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那時,啟功祖父毓隆在四川做學政時的兩個學生邵從煾、唐淮源先生知道了他的窘境,便將啟功介紹給了曾任民國教育總長的同鄉傅增湘。也許是祖上積下的陰德,傅增湘當年參加殿試時,啟功的曾祖溥良是閱卷官之一,按那時規矩,傅增湘算是溥良的門生,得知此事后,慷慨應允。 
  傅增湘為了推薦年輕的啟功給輔仁大學的陳垣校長,將啟功寫好的幾篇文章和一幅扇面帶去。那時的心情,時隔七十余年啟功先生還清楚地記得那次拜見:“初次見面還未免有些緊張,特別是見到他眉宇間透出的一股肅穆威嚴之氣,甚至有些害怕。但他卻十分和藹地對我說:‘我的叔叔陳簡墀和你祖父是同年的翰林,咱們還是世交呢’。” 
  一進輔仁。陳垣看了啟功的一些作品后,對啟功的藝術和文學功底很深贊賞,并沒有在意啟功只是中學肄業、沒有文憑的現實,不拘一格地安排啟功到輔仁附中任教。后來,啟功還是因為文憑不夠被分管輔仁附中的一位張懷院長(海歸博士)辭退,結束了啟功一進輔仁的歷程。 
  二進輔仁。陳垣得知啟功被辭退之后,堅信啟功是難得的人才,亦深知文憑重要,實力更重要,或許他在啟功身上看到了自己,他也沒有留學經歷,每次自報家門時總是稱“廣東新會廩膳生”。于是他頂著壓力,又把啟功請回輔仁。這次對啟功的安排,陳垣也費了些心思,安排啟功進入美術系任教。再次碰到那位分管的張院長,以同樣的理由辭退了他。后來,陳垣校長有意讓啟功擔任自己的秘書,然而這個職位卻陰差陽錯地讓別人接替了。于是,啟功只好離開輔仁,結束了他二進輔仁的經歷。 
  三進輔仁。第二次離開輔仁正好是1937年,七七事變之后北平淪陷,物價飛漲。啟功又面臨著巨大的生活壓力,因此也就又回到了之前教館教書、寫字賣畫的窘境。一直到第二年夏天,陳垣找到啟功,說要請啟功回輔仁大學教授大一國文。陳垣帶來的這個消息不啻于久旱甘霖。不僅僅是解了啟功經濟上的燃眉之急,更是自己可以回到喜愛的講臺上和校園中,尤其是體會到了來自于陳垣校長的知遇之恩。而這種知遇之恩,啟功終其一生也沒有忘記,后來有人讓他進教育部任職,工資比教師高,在與陳垣的交談中,猛然醒悟,從此站定講臺,這一站就是七十年。他后來為報答老師教育之恩,用出售字畫所得200余萬元,設立了勵耘獎學金。 
  啟功多年跟隨陳垣學習,其第一篇論文《急就篇》、還有《董其昌書畫代筆人考》都有老師陳垣的功勞。而陳垣對書畫鑒定影響最大的一本書是《史諱舉例》,啟功學以致用,用在了書畫鑒定上,解決了很多懸案。陳垣先生曾在他的《史諱舉例》中指出“避諱可以辨別古文書之真偽及時代”, 所以他在鑒定古書畫的時候, 往往不憑借作品的風格筆法, 而是著重憑借對歷史文獻的掌握, 從一個字斷定古書畫的真偽比如, 陳垣曾看到過一位收藏家購買的吳歷摹古畫一冊, 共有八頁, 題名為《仿古山水八幀》, 畫法細密, 技法相當到位。其中第七幀是摹北宋李成的, 題款為“李營邱渡秋圖”, 第八幀的末款題“丙戌年冬至”。陳垣立刻斷定這本畫冊是偽作, 理由是, 歷代對孔子的字都不避諱, 直到清代雍正四年(1726年)才下令避諱“丘”字, 凡是寫“丘”字, 均加“邑”旁作“邱”, 此前都沒有這種寫法。吳歷(1632-1718年)生于明崇禎五年, 卒于清康熙五十七年, 在雍正以前, 他不可能預知要如何避諱, 而丙戌年冬至是康熙四十五年年, 也不可能預知要避誰的諱。這個例子告訴啟功, 熟練掌握豐富的歷史文獻也是鑒定書畫文物的一個有效的方法, 這對啟功的影響很大。 
  除了少時打下的童子功, 啟功在輔仁大學直到后來的北京師范大學里的教學生涯也為他的書畫鑒定方法的形成提供了條件。因為他在大學里一直擔任中文系的古典文學、古典文獻學的教學工作, 教授文史典籍、歷代韻文、敦煌變文等, 內容涉及到文字、音韻、訓話、目錄、版本、校勘、官制、地理、典章、習俗等, 范圍相當廣。在八十年代, 啟功還創立了北京師范大學古典文獻專業碩士點、博士點。他的許多研究都是從他長期從事的教學實踐中發展起來的。以一位教授、學者的身份, 以他擅長的古典文獻學方面的廣博知識為背景和立足點介入到書畫鑒定中, 他的視角必定會與眾不同。他不是憑感覺地判斷某件作品對或不對, 而是提出以文史記載為依據的方式,有理有據, 這也往往能夠在鑒定書畫中出奇制勝, 令人信服。 
  如啟功對北宋米芾《寶章待訪錄》和張即之的《汪氏報本庵記》兩件書法的鑒定就是因其中有避諱字“某”字的運用不當,而推斷出二者皆為贗品。
  “《寶章待訪錄》這卷墨跡, 我沒見到過, 但從張丑抄錄的文詞看, 可以斷定是一件偽作。理由是, 其中凡米帶提到自己處, 都不作`芾” , 而作“某” 。我們今天看到許多米帶的真跡, 凡自稱名處, 全都作`獻‘ 或`帶, , 他記錄所見書畫的零條札記, 流傳的有墨跡也有石刻, 石刻如《英光堂帖》、《群玉堂帖》等, 都沒有自己稱名作`某’ 字的。可知這卷墨跡必是出自米氏子孫手所抄……然而卷尾還有一行`元佑丙寅八月九日米帶元章撰‘ , 這便壞了, 從卷中自避其名, 而卷尾忽署名與字這點上看, 也是自相矛盾的。” 
  ——啟功 
  再如,上世紀50 年代北京故宮博物院曾展出過一幅宋人雪景山水,傳為北宋大畫家范寬所作。而且這幅畫作的一棵樹干上亦落有“臣范寬制”四字名款,啟功先生則根據“寬”一字是時人因范中立性溫厚而送的諢號(綽號)[范寬本人名中正,字中(仲)立],從而推斷出這張畫的落款不合邏輯,因為范中立本人是不會用外人所送的一個“諢號”給自己的畫作落款的,特別是奉命給皇帝繪制的作品更不會如此。 
  除了老師陳垣的恩情難忘之外,讓繪畫變成啟功的“副業”的重要原因是籌備北京中國畫院被人帶上了“右派”的帽子。 
  “他是以臨摹出身的,這是中國畫的傳統手法。臨摹是基本功,中國畫表達的是文人內心的情緒。但造成他最后書名超過畫名,根本原因還是“反右”,因為他是在畫院被打成“右派”,所以他對繪畫有點寒心了,因為是毫無原因的。他協同葉恭綽籌建北京的第一個畫院……所以后來啟先生當時就決定封筆不再畫了。當時書名已經很高,聲名鵲起,漸漸轉到書畫。” 啟功弟子趙仁珪說道。 
  雎鳩唱出周南調,今日吟來可似詩。三百篇。 
  芳蘭為席玉為堂,代舞傳芭酹國殤。 
  一卷離騷吾未讀,九歌微聽楚人香。楚辭。 
  五十年代,啟功的繪畫創作業已成熟,因為上述事情擱筆,直到七十年代末,他在中華書局點校“二十四史”之中的《清史稿》時,環境寬松,才重拾畫筆,偶爾畫畫,否則他的畫名更盛。此次嘉德秋拍將推出啟功晚年小巧精美之作《書畫秘冊》是啟功先生“正職”與”副業”的精彩結合。此冊創作于1991年,啟先生已近耄耋之年,在此高三寸,寬不足五寸之掌中小冊之上,一筆不茍,一氣呵成,書就絕句二十首,無一弱筆,可謂令人贊嘆。 

  主要參考文獻: 
  啟功口述,弟子趙仁珪整理編寫《啟功口述歷史》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年7月1日 
  榮宏君《竹影文心─史樹青與陳垣、啟功的師友情緣》(上、下兩篇),《社會科學論壇》,2014年4月 
  林如《民國以來中國古書畫鑒定方法與觀念之轉型研究》,浙江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8年1月

 
上一篇: 關于錢松喦之經歷思想與筆墨改造
下一篇: 賴少其與諸多篆刻家的金石之交
   

版權所有 北京九鼎齋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6號院5號樓1層108  
服務熱線:010-56077758 188-100-19298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7026723號   網站建設 公網安備 36100202000108號
万人捕鱼手机游戏